彭蕾和张家辉的婚礼很奇怪。亲戚和朋友来之前都笑了,他们离开时充满了遗憾。..
彭蕾和张家辉是在对接会上相遇的,两人都不年轻,有很多人际关系,而且都感到疲倦,在一起不久之后,他们在一起感觉很好,所以我决定结婚并振作起来。
在结婚之前,两人讨论了婚礼的许多细节,除了婚礼和嫁妆有些敏感之外,其他事情也很容易讨论。
“嘉辉,您认为彩礼能给您的房子多少钱?”问彭磊。
“二十万,”张家辉想了一会儿,然后摇了摇头。“仍然是三十万,我的女朋友是三十万。”
30万实际上不是一笔小数目,尤其是自从他也买了房子以来,彭磊有点不高兴:“那我家要花30万元作为礼物。你的嫁妆是什么?”
张家辉回答说:“我们还没有车,所以我们一家人会来。”
“这辆车的档次不能太低,否则我的家人肯定不想要它。”
你的家人,我的家人?结婚了不是一家人吗张家辉产生了一点不满。
这样,在结婚倒计时的时候,两个想结婚的人都有抱怨。
婚礼当天,迎宾团队清晨出发,领头车是豪华车,后面的四辆车也很有价值,五辆车全都是黑色的,按照原计划,这名女子嫁给了红色的“四圈”。当时车队中有六辆车,意思是“六六个伟大的柔顺”。此外,六辆车中有五辆是黑色和一红色,诗意是“深绿色,一万个分支,一点红色,再也没有美丽的春天风景了。
婚礼在该地区最豪华的酒店举行。婚礼在里面,到处都是朋友和亲戚。充气的彩虹门外高高耸立,横幅上写着:“恭喜彭磊先生和张家辉女士参加婚礼”。两旁挂着“ Couple结”和“百年和谐”的对联。
婚礼应在上午11:58正式开始,并带有谐音“我会准时发送”。当时间到了时,欢快的音乐突然停止。
婚礼负责人慢慢走到舞台上,四舍五入地说:“由于一次小事故,新娘没有收到。请举起眼镜,移动筷子,首先开始摆桌子。”
“婚礼怎么会这样?”
“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新娘在哪里?”
毫无疑问,新娘和新郎没有出现。
亲戚和朋友只能在一个尴尬的氛围中用餐,没有人打扰,没有喧闹,每个人都安静地吃饭。
一个小时后,当每个人都要离开时,主持人再次走上舞台,心情很不好地宣布:“新郎家人指派我向大家报告事。今天的宴会既是婚礼宴会,又是婚礼宴会。离婚宴会。我代表主持人向所有人致歉!”
亲戚朋友互相看着对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怎么说,他们既不能祝贺也不能安慰,只能匆忙走路。
原来,当彭蕾和问候团队当天早上来到新娘家时,他们首先因“婚姻问题”而受到羞辱。他喝了啤酒,并喷了水。浸泡后,他没有时间改变。七个阿姨和八个阿姨再次抓住他,伸手去拿一个红色信封,新郎反过来感到满意。
后来,新娘没有同情丈夫的辛勤工作,所以让她背对着新娘走到五楼。
当有人下楼梯准备上车时,他提醒新郎:“那红色的“四个圆圈”是怎么回事?车队的颜色不应该凌乱。
彭磊问张家辉:“您认为哪种车是嫁妆好车?今天我们需要六辆颜色匹配的车。”
“我还没买,”张家辉ed起嘴唇。“如果你丢了车没关系。”“但是我一开始就说了一切,为什么我又改变主意了?”
?哦,不只是汽车吗?我以后要照顾你。彭家辉没有注意到丈夫的内心深处积蓄了愤怒。
“我的房子和彩礼都给了你,所以我要求你的家人买车,我同意在婚礼上开车。你给了我一个”不买”。我说的是胡说,对吗?”
“你在叫什么?对我有关系吗?”张家辉没有屈服。
彭蕾咬紧牙关,看上去很丑。张家辉女士生气并威胁说:“这还是一个结吗?”“结束了!”彭蕾大喊,转身开车。张家辉的家人留在原地。
后来,一位熟悉此事的内部人士说,两人分开坐车结婚并离婚。这闹剧真的是关于汽车吗?
婚姻与生计或获利无关。也许您没有措施?有信心成为夫妻。
文字丨棱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