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围绕拜登和特朗普的“美国总统”的争论发生之前,许多人意识到,无论谁坐在“美国总统”,“总统”的宝座上,美国政府的总体上遏制中国的战略都不会改变。当然,离任期还有两个月。在呼吁对中国实施“迅速制裁”之后,他坚决主张中日领土争端。
据环球时报11月12日报道,日本首相对同一day.Biden声称钓鱼岛是受到了“日美安全保障条约第5条与“当选总统”拜登电话”。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拒绝承认选举结果且法律水平尚未确认拜登为下一任美国总统的前提下,拜登似乎已开始担任“美国总统”,并给予了日本代表美国“致谢”。拜登是第一位获得日本支持的人,他的自尊心非常满意。须贺喜英还从美国“未来总统”那里获得了他想要的宣言,这意味着美日之间的关系将开始一个新的时期。
自1960年《日美安全条约》诞生以来,这种具有强烈冷战色彩的变形产品一直沿用至今。随着日美同盟的“重新定义”,它最初被用来保卫日本并做出反应来自苏联的威胁。《美国条约》的性质发生了根本变化,已成为美国的一项法案。美国应扩大其在东亚的影响力,压缩中国的战略安全区,并支持日本对东海和南非法区的主张中国海。
《日美安全法》使美国能够增强对东亚的军事威慑力,并确保其世界统治的稳定。一方面,日本利用美军的力量来保护国家,另一方面另一个是能源和贸易“海上生命线”的安全性。领土的扩大确保了合规,该法案使双方成为互惠互利的关系。因此,日本和美国都非常重视安全法并相互支持。
《日美安全条约》明确指出,“两国将共同维持和发展武装力量,共同抵御武装袭击,同时袭击日本的一个国家,这是对另一国家的承认的伤害”。后来人们达成共识,将日本的领土限制在该岛上,并且没有关于钓鱼岛是否适用的规定。
为了实现对钓鱼岛的事实上的吞并,日本寄希望于美国。随后的政府将寻求美国的批准,希望美国支持对钓鱼岛的吞并。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和现任总统特朗普明确表示,钓鱼岛适用《日美安全法》第5条。
拜登上任前,仓促表达了对日本钓鱼岛问题的立场,并指出,上任后美国外交政策将发生重大变化。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一词将不再执行。将更加重视同盟关系。拜登已确定了东亚的主要发展方向,这也表明日本将成为美国建立军事形式同盟包围和遏制中国的中心枢纽。日本已收到拜登的肯定回应,将不可避免地将自己与美国的利益更加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与特朗普在美国及其盟国关系中的混乱相比,拜登的外交政策显然对中国的国家安全更具破坏性,但不要为日本过早高兴,世界仍然是那个世界,但美国是不再是美国,它是世界上唯一的美国。钓鱼岛的所有权不算美国。多年来,日本带来了“购买岛”和“国有化”的闹剧?相反,在钓鱼岛目前的水域中,中国的情况完全颠倒了,在水域中的主动性也完全掌握了。中国海岸警卫队将尽可能多地航行,并离开日本进行哀悼和抗议。
如果日本认为拜登在钓鱼岛的立场能够满足其占领中国领土的野心,那是完全错误的。如果日本敢于在钓鱼岛采取激进行动,那肯定会收到惨痛的教训。
我对日本的建议是不要低估中国捍卫其国家领土和主权的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