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案发生于清末辽宁锦州。一天晚上,锦州地区Ya门市的周布头在寻找一个名为王大顺墓的途中。根据临时审判,王大顺供认自己实际上是在晚上抢墓,谁知道经过长时间的工作他进去后发现那是一个空墓。
第二天,周步头通知了事发地唐永年,唐永年在听到这件事后也感到有些奇怪,立即派人去调查这是谁的墓地。在半天之内,他的下属发现该墓地不属于任何人,而是这个城市里大李大春家族的祖先坟墓。这个李大春不是普通人。他是金州首富。
显然,这类有钱有贵的家庭经常对祖传墓葬非常重视,但李氏家族的这个祖传墓葬怎么能成为空墓呢?因此,唐永年带走了周翠头和其他政府官员,并决定将他们撤职进行亲自访问。在王大顺的带领下,每个人都来到了城外一个偏远的山区,近年来有十几座似乎已经修复过的坟墓,这就是李家祖墓所在的地方。
经过一轮检查,没有发现异常,唐永年要求周布头带两个门进入王大顺制造的小偷洞,结果王大顺的三个人爬出了一段时间。那个墓像王大顺一样空,什么也没发现。
唐永年走近王大顺,问李家祖的墓有多远,如何发现。王大顺说,一个叫李长远的人鼓励他来这里抢劫坟墓,他不仅告诉了他祖坟的位置,还告诉他坟墓里有很多金银财宝。
唐永年见祖墓一无所获后,便和大家一起回到the门,经过深思熟虑,以为李长元可能是关键人物,否则他怎么会鼓励别人抢墓,问仆人不要先打扰李大春从容地检查了这个名叫李长圆的人,但调查后所有人都感到惊讶。这个李长圆原来是李大春的父亲,甚至还鼓励别人偷他的祖坟。
唐永年感到此案越来越离奇,于是下令人们在李常元经常活跃的南关花鸟市场寻找李常元,一经发现,立即被送回县政府。办公室,但几天后,李长远再也没有回来,这时有人赶到太守的门举报犯罪,他说在李家祖的坟墓中发现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尸体。
怀疑有坏事的唐永年立即带领他的人民来到李家祖的墓前,并在“被盗”的李家祖墓前发现了尸体。经检查,死者已六十多岁,胸部和腹部有多处刺伤,包括胸部致命伤,但死者周围几乎没有血迹,显然是被带到这里的。此时,突然有人意识到这具尸体不是别人,他们一直在找李长远几天,唐永年立即命令某人通知死者家属。
过了一会儿,李大春在这里哭着跑上去,当他看到父亲的遗体时,他倒在地上哭了。李大春哭了很久后,他站起来,要求凶手唐永年知府严厉惩罚并向李家解释。
唐永年点点头,说:“这件事是由军官管理的。让我问你,你父亲在日常生活中有什么敌人。”
李大春回答:“我父亲对别人好,对别人好。他没有敌人。”
唐永年再次问:“你父亲什么时候离开家?”
李大春回答:“我父亲两天前离开家。他没有注意到,但现在这是天地与人之间永恒的分离。”
唐永年奇怪地问:“自从您离开家两天以来,您为什么从未向军官汇报?”李大春回答说:“父亲也通常在工作日离开家。一,二,三,五天是常见的情况。,所以这个小家伙根本不在乎。谁知道他的手会这么糟糕。”当唐永年见到李大春没有任何有用的建议时,便要求李大春将父亲的遗体带回家参加葬礼,将人们带回Ya门,并派Ya门去探寻李长远被谋杀的证据,但几天后没有证据。唐永年心烦意乱,决定不实施李长远的谋杀,而应从抢劫开始,于是下令某人秘密地盯着李家祖的坟墓,因为抢劫和尸体都发生在李的坟墓里,所以可以可以看出在这个祖先的坟墓中一定有一个隐藏的秘密。
几天后,周大头清晨给唐永年打来电话,说昨天晚上有人偷偷溜进了李家祖的坟墓,好久没出来了,所以周卡头也偷偷带人进去,发现坟墓是空的,刚进入的人不见了;绝望的是,周头头不得不带领该人撤退并继续秘密监视该人,直到该人从坟墓出来前的第三分钟。周头头率领两人并暗中跟着他们,发现该人已进入李氏家族码。
听到这一消息,唐永年立即决定再次访问李家祖墓,率领周步头和其他官员再次来到李家祖墓,并亲自带领人们探索祖墓。一群人仔细检查过这座墓,但仍然一无所获,直到唐永年才发现墓底有怪异现象,在铺砌的石砖地板上传出石块的声音。显然,与其他地方不同,唐永年下令人们取下平板电脑。
仆人搬走石板后,下面出现一个黑洞,唐太宗下令人们点燃更多的火把,带领他们穿过一条长长的隧道进入山洞,来到像堆有木箱的仓库一样的山洞唐永年下令某人将其打开,发现里面装满了都是鸦片的当当,看到后,唐永年下令人们重新捆扎盒子并将其恢复原状,然后带领人们走出坟墓。
回But门的路上,周武头唐永年建议立即逮捕李大春。唐太宗经过一番思考后说:“不,时间不对。所谓的小偷,是拿走赃物的,祖墓属于李氏家族。错了,但我们没有没收李大春卖鸦片的证据。如果他说他不知道,那我们就没事了。”然后,唐州府下令库头说服人们注意李大春。别墅和他的祖先坟墓,请立即逮捕此事。
半个月后,当李大春与城外的鸦片交易商进行交易时,大量逮捕将他带到该地点。唐志福立即被要求变更案情并询问此案。李大春面临无可辩驳的证据,不得不低下头并认罪。现在空葬箱已经过去了,可是谁杀了李长元呢?唐府问李大春是否有任何怀疑,但李大春只是摇了摇头,否认了。正当唐永年的眉头皱成一团时,一个人突然从礼堂外进来,指着跪在礼堂里的李大春对唐永年说:“先生,不是其他人杀了那位老主人,那是“那只动物。”李大春清楚地看到来访的人,生气地说:“王春才,我们的李家人对你很好,你怎么能报仇,现在看到我有麻烦了,你不会杀了我?我杀了自己的父亲吗?“王春才无视生气的李大春,在大厅里砰砰地跌倒膝盖,对唐检查官说:“先生,这件事是坏人看见的。偶然地从家乡赶回,当他想到后院先见到师父时,看见李大春怒气冲冲地走进师父的房间,父子之间的争吵被人从房间里听到了,坏家伙很担心可能会发生什么事,所以他偷偷溜进了房间。透过窗户偷看的时候,他碰巧看到李大春从怀里拿起一把锋利的刀子刺伤他,即使他跌入血泊,他也很生气。他推开门往左走,冲到前院,这个坏家伙怀疑李大春一定是去了红颜知己,于是他立即冲进了房间,背着师父,偷偷走了后门。当师父寻求医疗建议时,她发现师父早已死于医生的门前。当坏家伙茫然无措时,他突然想起师父要某人偷他的祖坟并将他的尸体抬到祖先坟墓里。我认为这可能会吸引坟墓或吸引政府的注意。”
当李大春听到王春的谈论时,他坐在地板上喃喃地说:“我说是谁偷走了尸体,但我从没想过是你!我以为你无法回到家乡。”
听到唐永年的消息后,他大吃一惊,生气地说:“李大春,既然目击者在这里,你不诚实地解释吗?”
李大春非常害怕,以至于他无法辩驳,不得不诚实地解释。事实证明,李长远曾经是一个严肃的生意,随着半衰期的积累,李世远的家庭可以说是一个小而富裕的家庭,中年以后,李长远将这个生意转嫁给了他的儿子李大春。知道李大春正在考虑做认真的事。钱来得太慢了。得知鸦片可以赚很多钱后,他开始卖鸦片。后来,当李长元得知儿子在卖鸦片时,他总是说服他辞职,但在钱的刺激下,李大春准备轻易停下来。
后来,随着业务的增长,鸦片存储成为一个问题。毕竟,鸦片是违禁品,在家中存放并不安全。李大春考虑了一下,发现自己的祖先坟墓被撤回了,他派人偷偷地将骨头从祖先坟墓中拿出来埋葬,然后把原来的祖先坟墓变成了鸦片仓库。
李长圆被发现后,父子之间发生了激烈的争执,李长圆故意向政府报案,但暂时不能残酷,经过深思熟虑后,想到了雇人偷祖墓的念头。他故意对几个强盗说。李家族的坟墓里满是金银财宝,鼓励这些坟墓前去坟墓,引起政府的关注。
但是这些陵墓却害怕李大春的力量,他们不敢偷李大steal的墓地,而是奔向李大春,并说是由一个名叫李长元的人策动的,在南关偷了李大chun的墓地。结果,只有王大顺跑到坟墓,什么也没发现。当李大春听到这一消息时,他知道自己的父亲有意侵犯自己的“善行”,并疯狂地杀死了他的父亲。杀害李长远后,李大春想打电话给下属以了解尸体,但当他带领某人进入父亲的房间时,发现尸体不见了,两案经审理后,唐永年被吓到并判刑。李大春被判入狱,并向刑事司法部报案。后来他叫王大顺到大厅,让他知道。无罪释放。唐永年看到大家很困惑时,笑着说:“那天军官拜访了南关人。我听到李长元鼓励别人偷东西。肯定有什么不对劲,所以我想到了刚好是个贼的王大顺的祖先王大顺,所以王大顺被派去调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