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赵鹏宇金融时报出版商:程方圆
金大为(002626.SZ)是“生命-生命医学”概念的领先清单,它正在进一步扩大其在原材料行业的布局。
12月2日,金大为宣布拟以自有资金收购余鸿中,丰源制药等合并收购的信鑫药业86%股权的3.073亿元,增值率为191.47%。
图片来源:Visual China
根据公告,成新药业主要经营吡喹酮,奥拉西坦和β-烟酰胺单核苷酸这三种主要原料,并将生产丙氨酸-谷氨酰胺。β-烟酰胺单核苷酸是NMN概念的全名,该概念在几个月前在二级市场上很流行。
今年7月,金大为NMN产品的股价连续卖出,8月3日达到历史新高的每股64.48元,市值上升近200亿元。
关于此次收购,金大为公司董事会秘书洪岩在12月2日对《时代》财经说,这不是增加“ NMN”产品,而是主要是扩大原材料行业的自身布局。
实际上,围绕NMN概念的炒作已逐渐冷却,相关概念股的近期股价从历史高位回升,如金大为,亚本化工(300261.SZ),兄弟科技(002562.SZ)和丰源制药(000153).SZ)几乎下降。
12月3日中午,金大维股价为每股35.2元,跌幅为0.09%,总市值为217亿元。
以近2倍的溢价购买
金大为表示,以3亿元人民币收购城鑫药业是原料药业务所独有的。
根据公告,成信药业的三种主要原料包括吡喹酮,奥拉西坦和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另一种重要的原料产品丙氨酰谷氨酰胺将投产,此外,成信药业不仅拥有酶库资源。
北京正谋管理咨询公司合伙人任凤龙在12月2日对《时代金融》说,金大为公司收购承信制药的原材料安排主要是为了解决上游原材料价格不稳定的问题,以确保上游原材料价格的稳定。产品生产和公司的利润,金大为必须进一步向上游收购。”
目前,金大为的销售额主要由三个主要领域组成:维生素A系列,辅酶Q10系列和营养保健食品,根据2020年半年度报告,以上三个领域占公司总销售额的95%以上。销售。
收购诚鑫药业后,其原料如奥拉西坦和“ E药”β-烟酰胺单核苷酸可用于改善记忆功能,可以用作金大为辅酶Q10系列产品和营养食品。该部门提供上游原材料支持。
金大为还声称,此次交易完成后,成新药业的现有业务将能够扩大公司在原料行业的布局,同时利用现有的酶技术平台与公司的业务系统建立协同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成信药业拥有NMN更为先进的生物酶技术,该技术具有环保,天然和廉价的优势。也有业内人士认为,这次金大为的高溢价将看成信药业的酶技术或改善NMN的布局。
金大为董事会秘书洪岩在12月2日对《时代金融》说,这不是增加“ NMN”产品,而是主要是扩大其自身的原材料产业布局。
尽管诚鑫药业的原料在市场上具有一定竞争力,但其盈利能力并不突出。
根据公告,成信药业2018年,2019年和2020年1月至8月的销售额分别为8600万元,9800万元和1.17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600万元,-4700万元和0,13100万元。
即便如此,成信药业的评级也不低。今年8月底,成信药业的净资产为1.24亿元,股权估值的价值为3.6亿元,增值率为191.47%。金大为带来了奖金。
交易完成后,金大为将拥有城新药业86%的股份,并拥有绝对控制权。
丰源药业的“ NMN”光环不再存在在交易中,丰源药业以1亿元人民币将其对成信药业的6349万元人民币(28.41%)出售给金大为,这也意味着它已经失去了Concept Halo的“弱项”,其股价也跌至8.53元/从8月7日盘中交易的最高价14.3元/股开始。
和金大为一样,丰源制药以前对成信制药的核心多生物酶技术也很感兴趣。
2018年7月,丰源药业宣布增资1亿元增资成信药业,其中认缴注册资本6349万元,资本公积计入3651万元,持股28.41%增资后持有。
在投资时,丰源药业与承信药业的最大股东于洪中达成协议,承信药业在上市公司增资后三年内的年净收益为丰源药业的年收益。年投资额至少为8%。
然而,自投资以来,承信制药与丰源制药之间没有发生冲突,承信制药未能履行其投资收益承诺。
在公告中,丰源药业宣布,承信制药公司从2018年7月27日至2020年12月1日的投资收益约为1746.6万元,其中2020年的投资收益约为1746.6万元,为734.43万元。
事实上,诚鑫药业2019年净利润遭受了巨大损失,据公告称,2019年全年亏损为4664.3万元。
2020年初,尽管成信药业的业绩趋势有所改善,但2020年1-8月的业绩扭亏为盈,实现销售额1.17亿元,净利润1331.16万元,但据公开信息仍为第三季度末全年公司短期债务为19.07亿元,杠杆比率为60.58%。
如今,成信药业同意的三年投资回报减半,丰原药业也未能实现投资回报。随着对NMN概念市场的热情减弱,“骗子”的光环逐渐减弱。
在很多行业代表看来,成信药业只是一家没有相应终端产品,没有市场分销渠道的原料制造商,在原料市场上没有压倒性的成本优势。逐步超越竞争对手,很难维持盈利状态。
任凤龙表示,此时丰元药业出售诚心药业是合理的,尽管丰元药业失去了NMN的概念,但通过使用NMN的概念推测残留温度,也将获得良好的评价。
NMN产品很难在国内市场建立
在成信药业的主要产品中,β-烟酰胺单核苷酸(俗称NMN)特别有吸引力。
公开信息表明,NMN是在人体中合成NAD +(辅酶I)的前体。“ NAD +”是人体的重要辅酶,被称为“细胞动力室”。许多主要国际期刊发表的研究结果还表明,NMN可改善健康状况,并有益于各种与年龄有关的疾病模型。因此,NMN被认为是抗衰老的健康产品,甚至被称为“生命的长寿药”。
今年7月,金大为以其“ NMN”产品在资本市场上扬名。7月9日,金大为在互动平台上回应了投资者的询问,称美国制造的Doctor’sBestNMNβ-烟酰胺-单核苷酸-NAD抗-老化(产品)在市场上。这一消息立即激起了市场情绪,金大为的股价随后连续五次上涨。
时代金融指出,金大为的复合配方NMN产品当时在天猫旗舰店有售,价格为每瓶1600元(60胶囊),受到了消费者的追捧,发现截至12月2日,其月销售量为天猫旗舰店的这款产品超过了1,000件。在2020年第三季度报告中,金大为宣布美国子公司报告期内销售了24200瓶NMN,销售额为30725.70万元,而金大为今年前三季度的总销售额为25.69亿元。销售额占相对较小的百分比,市场普遍认为具有保健功能的NMN产品具有巨大的市场潜力。中信证券预测,国内保健行业的NMN市场空间的每1%(相当于产品人口)为304亿随着未来抗衰老产品的不断推广,长期保健品行业市场规模有望达到1000亿元。
尽管金大为强调此次收购不是增持的“ NMN”产品,但它已对NMN产品的布局采取了行动。
11月3日,金大为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互动易平台上回答投资者的问题时宣布,子公司内蒙古金大为制药公司目前正在进行环境审查,并生产500吨辅酶(β-烟酰胺-单核苷酸)。。原材料转换和扩建项目。
12月2日,金大为在互动平台上宣布,成新药业的NMN原材料已批量生产和供应。
人们还认为,目前NMN产品在全球保健产品中销量减少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价格高昂。随着金大为NMN产品产量的增加,与欧洲,美国和日本等NMN产品相比,价格将下降竞争优势。
但是,任凤龙对金大为进入国内市场并不乐观。
任凤龙表示,金大为销售的近80%都在海外,国内市场的产品布局和市场运作受到限制,在短时间内建立NMN销售市场并不容易。
中山大学公共卫生学院营养学系姜卓勤教授在12月2日接受Times Finance的采访时认为,NMN产品进入中国市场非常困难。首先,他们需要获得中国健康食品批准和“蓝帽”徽标。
姜卓勤表示,NMN产品在美国只是膳食补充剂,该产品的功效尚未被FDA评估,不能用于诊断,治疗,预防或预防任何疾病。“中国建立的27种天然食品功能性物品没有抗衰老作用。当金大为在国内使用时,将需要对NMN产品的相关作用进行广泛的临床研究,并有望开始销售。经监管部门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