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成集团于12月25日宣布,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徐子权已接到传票,因在某项信托失败事件中被起诉有义务为投资和贷款的资本和收入提供资金。成城2.6亿股已被冻结。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占公司总股本的51.33%。在这方面,市场担心捷成的实际控制人可能会改变。受此消息影响,捷成的股价在25日达到了极限。
2017年5月11日,徐自权与渤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渤海信托”)建立了“股份转让协议与远期合伙企业”,渤海信托成立了“渤海信托·中金君合”。“单一基金信托计划”(以下简称“信托计划”),该信托计划的信托基金不超过人民币12.3亿元,其中大部分将用于购买新浪潮能源的股份。徐子泉同意按照信托计划履行投资,借贷资本和收益的还款义务和结算义务,并承诺将奖金转给渤海信托持有的借款人。信托计划到期时。
渤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根据《股权和远期合伙财产转让协议》等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并责令法院责令徐自全支付转让价款合伙股份并支付适用的违约金,并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并要求渤海信托优先偿还北京中金骏和创投持有的山东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374,579,124股股份中心和三名被告支付的案件费用将被定罪。
据熟悉此事的人士称,徐子权担任信托交易的担保人,并承诺承担头寸和平衡差额,而不是传闻中的资产管理计划的次要角色。此前,徐子权曾受命于2017年8月向北京中金远和创投中心(有限合伙)增资2.81亿元人民币给渤海信托,该诉讼是基于徐子权未能补充仓位并解决信托期限内的差额而产生的。债务,即累计亏损9.59亿元作为保证金。考虑到中金骏河目前持有的3.74亿股新波浪能源已被用于按新波浪能源的当前股价优先偿还该债务,徐自全的维持义务约为4亿元。知情人士说,徐自全由于中金君和持有的其他资产无法迅速变现,导致还款问题,因此受到个人影响。中金君和也正积极寻求机会为该问题筹集资金,另一方将尽力解决资金问题并解决这些问题,以最大程度地减少对徐自权的不利影响。
另一位接近徐子权的人士告诉记者,徐子权,中金公司和出资人目前正在商议具体金额和最终解决方案,徐子权已与出资人达成协议并找到了临时解决方案。包括出资者和出资者在内的三方确定最终解决方案后,他们可以尽快提起诉讼,并可能撤销司法机构冻结徐自权股份的冻结。对于这一诉讼,捷成员工表示诉讼是由徐子权先生的个人债务纠纷引起的,对公司的生产经营或现有经营没有直接影响,同时,公司将继续监测和披露上述诉讼的进展及其对公司的影响及时。
▲捷成股份的官方网站
根据公开信息,北京捷成世纪科技有限公司是国内影视新媒体版权发行的领导者,其客户涵盖了腾讯,优酷和爱奇艺等所有主要的国内视频平台。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利润1.9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05亿元。
记者|谢辉
编辑|王亚杰
版权所有|山东财务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