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义伟,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研究所副所长,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黄家言教授
对外经济学院国际关系学院陈旭龙教授
1月16日,塞尔维亚首都贝尔格莱德的机场官员卸下了第一批100万剂中国医药集团的新皇冠疫苗。
Predrag Milosavljevic摄影(新华社出版)
1月19日,医务人员在巴西亚马逊州塔巴廷加展示了新型中国冠状疫苗,巴西卫生部于1月18日宣布,该国当天已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开始使用新型冠状疫苗。
Lucio Tavola摄影(新华社出版)
当前,新的冠状肺炎流行病正在全球蔓延。病毒无国界。面对这种流行病,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独自生存。只有确保所有人受到保护,人类才能彻底战胜新的冠状病毒并实现真正的整体安全。如今,疫苗的大规模接种已成为全球经济发展和社会生活的关键。目前世界上针对冠状肺炎的新疫苗的疫苗接种和分销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中国在其中扮演什么角色?如何公平分配疫苗?关于这些广泛的问题,本报与三位专家进行了深入的对话,以便为您解释它们。
全球疫苗接种有什么问题?
彭博社指出,全球免疫地图上最有趣的事实是,由于缺乏相关数据或疫苗接种率低,南半球的大部分地区仍然是空的。据《金融时报》报道,世卫组织总干事警告说,世界正处于“灾难性的道德失败”的边缘,因为贫穷国家无法像富裕国家一样迅速获得疫苗来保护其人口免受COVID-19的伤害。
黄家燕:高收入国家与低收入国家之间的分配不公。根据世卫组织总干事特德罗斯·阿德诺姆·格布里亚索斯在执行委员会第148届会议上的开幕词,“疫苗的公平分配存在严重风险”。截至2021年1月18日,至少有49个高收入国家已经接种了更多超过3900万人接种了COVID-19疫苗,但在一个收入最低的国家中,仅注射了25剂。
疫苗管理混乱。一些疫苗生产商正在规避新的《冠状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并优先考虑与高收入国家的双边交易,以提高疫苗价格并获得更多利润。大多数疫苗制造商均已获得富裕国家/地区的批准,监管机构应优先处理所有材料,而不是将所有材料提交给WHO。这可能导致COVAX交付延迟,疫苗库存,市场混乱,不协调的响应以及持续的社会经济混乱。第一种方法不仅会危害世界上最贫穷和最脆弱的人民,而且最终只会延长全球大流行的时间。
疫苗接种的安全性仍然存在。当前的疫苗都是在特殊情况下紧急开发的,并且不遵循严格的程序,因此安全性仍然是一个问题。首先,正如特德罗斯所说,到目前为止,几乎所有的疫苗接种工作都是在高收入国家进行的。结果是,发达国家变得越来越安全,发展中国家变得越来越安全。其次,在某些国家,不同群体和种族之间也存在不公正现象。例如在美国,一些华尔街精英将在他们变得越来越不安全的时候排队接受疫苗接种,从而导致更严重的不公正低收入群体和其他弱势群体负担不起,甚至可能导致新的种族歧视。第三,在美国和西方,私营公司垄断疫苗生产,而利润是主要目的,并且不愿意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进行生产。最重要的是,应该指出,一些国家过分依赖技术,依靠疫苗,没有重视防疫和阻断传播。其背后可能是美国和西方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人们相信这种流行病可能消灭低端人群并减轻社会福利负担,这完全是弱者和强者生存的逻辑。陈旭龙:就疫苗的分布而言,南北差距非常明显。目前,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所接受的疫苗数量非常不平衡,前者甚至可能than积了超过其实际需要的疫苗,而贫穷的发展中国家根本无法获得任何疫苗。在工业化国家中也存在问题。在一些国家中,贫富不均问题备受关注,富人更容易获得疫苗。另外,有些人态度不科学,反对使用疫苗。在一些国家,组织疫苗接种的过程效率低下,这表明了国家治理的缺陷。
中国如何为疫苗的发展和传播做出贡献?
2020年5月,在世界卫生大会第七十三届电视会议的开幕式上,中国宣布,在中国开发的新型抗肺炎疫苗将成为全球性的公共产品。2020年10月,中国正式加入COVAX。2021年1月19日,印度尼西亚总统若科,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塞舌尔总统,拉姆·卡拉旺,约旦总理贝希尔·卡苏纳和其他外国政要为中国接种了疫苗。柬埔寨首相洪森,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和其他许多领导人表示,他们将接受针对中国的疫苗接种。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40多个国家建议进口中国疫苗。
王义伟:中国是第一个受到流行病严重打击,控制流行病,恢复工作和生产,宣布疫苗为全球公共产品的国家,中国在国内需要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甚至购买疫苗。对于其他国家,中国也正在积极与美国合作控制这一流行病。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一再强调生命和人民的至高无上的地位,始终把人民的生命和健康视为最关注的问题。但是,美国和西方以所谓的“面具外交”为名而诽谤我们,并承认“疫苗外交”,其唯一目的是像对待小人一样对待绅士的腹部。中国向其他国家提供疫苗强调共同利益。疫苗既不是赚钱的手段,也不是强迫其他国家屈服或排队的手段。这些逻辑只发生在西方首都,我们鄙视。
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疫苗更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是发展中国家人民和发达国家穷人负担得起的公共产品。只有当每个人都健康时,世界才能健康。中国的疫苗解决了不足的问题。陈旭龙:中国的抗流行病和疫苗开发都没有得到美国和西方的公平对待。在与新的王冠病毒作斗争的同时,中国还必须与政治病毒作斗争。在疫苗方面,美利坚合众国站在西方国家和西方国家享有发言权的高度,掩盖自己的问题,并无限期加剧中国的问题。这绝不是科学态度。实际上,中国在疫苗开发和疫苗接种方面已逐步科学化,并取得了稳步进展。中国的疫苗在国际上很流行,最好的例子是许多国家的高管人员进行的个人疫苗接种。更重要的是,中国的疫苗对于解决疫苗可及性问题至关重要,而发展中国家正在成为美国和西方国家不能也不会这样做。您的答案是抹黑中国疫苗。显然,这是不好的动机。
黄家燕:2020年10月8日,中国参加了由世卫组织,全球疫苗和免疫联盟,预防流行病学创新联盟共同建立的COVAX,旨在实现全球疫苗和疫苗的公平分配。确保在发展中国家获得公平的疫苗。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和疫苗联盟(GAVI)的官方网站数据,中国共允许开发4种针对早期或限制使用的疫苗。世界应如何尝试公平合理地分配疫苗?世界卫生组织和有关组织已与全球疫苗和疫苗联盟以及创新联盟建立并发起了全球合作,以加速开发,生产和公平获取预防和控制新的冠状肺炎的新工具,并于2020年成立。防疫COVAX可确保疫苗在全球范围内公平分配。根据CNBC的报道,世卫组织于18日宣布已达成协议或意向书,并已与多家疫苗研发或生产机构签署了与疫苗采购有关的协议,以确保世卫组织领导的COVAX收到近20亿剂新药这些疫苗最早将于2021年第一季度开始提供给参与的经济体。由于对COVAX能否实现其分发20亿剂疫苗的目标的怀疑,非洲和拉丁美洲部分国家的政府正在努力使南亚开展自己的业务。
陈旭龙:世界卫生组织,联合国和盟国等国际组织正在努力建立一个多边框架,以促进疫苗的可获得性和普遍利益,这对发展中国家至关重要。随着时间的流逝,全世界正在开发更多的疫苗。,疫苗的生产增加,并且疫苗的可用性越来越高。此外,发达国家将在实现“国家优先”之后逐步向国际社会提供更多的疫苗。结合中国和其他国家的积极促进和示范作用,疫苗形势将继续改善。
黄家燕:根据GAVI官方网站的数据,截至2020年12月18日,已向GAVI捐款24亿美元,用于支持COVAX。所有国家都必须采取统一措施与流行病作斗争,否则一国的不安全状况会导致全球不安全状况。当前的全球卫生治理系统没有严格的监测和解决机制,只能倡导和鼓励国际社会尽可能地开展双边或多边合作,并确保非洲等欠发达地区和无能力的小国接受必要的国际援助。发达国家不应适应和储备过多,这将导致全球疫苗的分配不平衡和不足。疫苗生产商还应优先考虑为COVAX提供产品,而不是单独签署双边交易与各个国家的协议。如果需要,可以考虑获得国家强制性许可以允许在该国生产疫苗,这可以降低成本并显着增加供应。
王义伟:病毒是全人类共同的敌人,世界各地的人们必须共同斗争才能赢得流行。仅靠一个国家就不可能在全球范围内公正,合理地分配疫苗,这需要国际社会的共同倡议,以建立一个真正的人类健康共同体,共享资源并为最富裕的人提供疫苗首先是紧迫的需求,希望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召开一次全球公共卫生协调峰会,有关国际组织和主要国家将讨论疫苗的合理分配。
迄今为止,中国已向150多个国家和40多个国际组织提供了广泛的公共卫生援助。中国于去年10月加入COVAX,目前已经在向其他国家提供疫苗。所有这些都反映了中国作为一个重要国家的力量和责任科学研究,也是中国提倡建设一个人类共同未来的社区的现实措施。但是,仅中国是行不通的。COVAX是一些大国。世界上最现实,最紧迫的挑战是建立联合国和世界卫生组织的权威,承认疫苗分发的公平性和效率,并将理想变为现实。
最近,来自阿尔及利亚,塞尔维亚,阿塞拜疆,印度尼西亚,巴西,土耳其和菲律宾的政客率先接种疫苗,订单大量涌入,越来越多的国家对安全,有效,容易获得和负担得起的中国疫苗投了信任票。
“我来这里不仅是因为中国疫苗质量好,而且是为了表达中国与塞尔维亚之间的真正友谊。”感谢您对中国长期以来对塞尔维亚的支持。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我想成为第一个获得Kerrlive Covid-19疫苗的人,以说服所有人,这种疫苗是安全的。”
-印尼总统若科
“今天是充满希望的一天。一亿剂疫苗将挽救无数巴西人的生命。”
-巴西圣保罗州州长若奥·多里亚(Joao Doria)
“专家认为,中国疫苗是最好的。它已经在许多国家通过了临床试验,在土耳其使用后,效果也非常好。”
-阿塞拜疆卫生部长Oktai Hilaryev
“泰国,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土耳其,埃及,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巴西和其他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尚未报告疫苗死亡。”
“中国人很聪明。如果他们不安全,可靠和万无一失,他们就不会冒险制造疫苗。”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
“是的,我准备在必要时为中国接种疫苗。我没有问题。”
“中国的疫苗是使用传统技术开发的,其安全性是非常积极的。”
-秘鲁总统弗朗西斯科·萨加斯蒂
“中国的疫苗不需要在极低的温度下储存,这给偏远地区的人们带来了希望。”
-墨西哥总统洛佩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