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著名教授克里斯蒂安·梅斯特(Christian Meister)最近不得不辞职,在斯特拉斯堡担任“欧洲都市道德官员”。
所有这些仅仅是因为他讲了关于中国的一些真相…
2020年12月,克里斯蒂安·梅斯特(Christian Meister),斯特拉大学法学院名誉院长?伯格,参加了Stra的“欧洲城市合作项目”吗?伯格。在该项目中,他曾是Stra的“欧洲大都市道德官员”。当时,该项目正在讨论是否允许华为的5G项目在史特拉斯堡登陆。
这家中国公司的项目可能最终会在法国结束的事实是法国周刊《观点》的反华记者杰里米·安德烈·弗洛雷斯的“尾巴”。弗洛雷斯不久就写了一篇文章,批评梅斯特,甚至称梅斯特为中国的“仆人”。
为什么这位法国记者梅斯特教授如此敌对?
所有这些都将在2019年开始,那时梅斯特雷将访问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并参加了一次关于反恐,消除激进主义和保护人权的国际研讨会。师父对马中国的一系列反恐和消除激进措施表示赞赏。师父说:“我看到新疆已经采取了有效的反恐和消除激进措施。这些措施促进了新疆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这是世界各国打击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的一个例子。应该得到支持所有国家。”
但是,由于西方反华势力猖,,欧美媒体纷纷散布有关中国新疆政策的谣言,导致西方人对新疆的看法有偏见。弗洛雷斯抓住了这个信息鸿沟“被杀”的主人。
弗洛雷斯称麦斯特(Mestre)是中国“渗透”到法国和西方学术界的“典型案??例”。他威胁说,梅斯特雷将永远不会在史特拉斯堡担任“欧洲都市道德官员”。
此外,弗洛雷斯(Flores)煽动法国反华势力“围攻”麦斯特(Mestre)教授。这些反华势力歪曲了梅斯特的较早言论,客观地评估了梅斯特,特别是与新疆有关的问题,毁了梅斯特,并给舆论施加了压力。
△弗洛雷斯引用梅斯特的态度,将孔子学院作为斯特拉斯堡大学的“黑色材料”之一,于2013年欢迎其来到斯特拉斯堡大学。
△弗洛雷斯(Flores)指责梅斯特(Meester)2014年参加中国对西藏的介绍
弗洛雷斯(Flores)引用了梅斯特(Mestre)在斯特拉斯堡大学早期促进与中国的学术合作发展以及邀请中国驻斯特拉斯堡总领事馆组织的藏族文化活动,以此作为对梅斯特(Mestre)的指控。
在恶性的围困下,迈斯特教授不得不辞去斯特拉斯堡的“欧洲大都市道德官员”之职。
该事件还使2019年采访Meester的两名中国记者难以置信。
△白云宜,中国记者,在2019年采访了梅斯特(Meester),发表了一篇文章
他们认为,梅斯特教授对中国在新疆的消除激进主义和恐怖主义预防政策的评估是客观而有见地的,他还比较了法国的现实情况,经过一番思考后才发现确实如此。
麦斯特(Mestre)的强迫辞职也引起了CGTN主持人乔东卓的注意,乔东卓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一段视频,谴责弗洛雷斯的行为。
实际上,这并不是弗洛雷斯第一次抹黑中国。此前,他故意歪曲了世卫组织专家关于新冠状病毒来源的演讲,并向中国倒了“脏水”。这种行为引发了世卫组织专家的反击:“这只会给真正的科学可追溯性研究增加混乱。”
△几位世卫组织专家甚至在社交媒体上阻止了他。
弗洛雷斯(Flores)不仅是使中国声名狼藉的“惯常”人,而且他在法国工作的每周《观点》(Viewpoint)也因对中国的侮辱性言论而受到约束。2012年8月,该周刊发表了一篇长篇报道,题为“迷人的道路这篇文章总结了五种“魔术武器”使中国成功的途径:“您每周必须工作80个小时”和“您必须每周工作80个小时”?在商店里睡觉,“他们会雇用非法工人”,并将走私的帽子和黑手党的帽子戴在中国人的头上。
2012年12月,法国种族歧视组织“ SOSRacisme”对“ Viewpoint”提出了每周诉讼。SOSRacisme的律师说,已经描述了中国移民的类别,包括“非法入境”,“非法工作”,“男人”,“沉迷赌博”,“从事色情服务的妇女”等。2014年1月,巴黎法院每周以诽谤罪判处“观点”。法院命令该周报支付1500欧元的“ SOSRacisme”赔偿,并承担另一方的法律费用。当地律师说,这种判决是法国的第一项判决。
西方媒体一直提倡的“言论自由”再次显示出了本来面目-不能容忍不同的声音!梅斯特教授只描述了他所看到的真相,并敦促从中国的经验中学到东西,他将被舆论围困,威胁并被迫辞职。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法国,即“启蒙运动”的心脏,这只能用可悲的方式来描述。
董事制度丨罗红兵
制片人丨陆毅
监制:赵新宇,王伯涛,文凡,朱丹
规划丨吴欣欣谢承成
记者丨乔东卓
视频丨杨宝来
主编陈月琦徐谦
资料来源:央视新闻客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