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第一篇金融
全球流行病肆虐,我希望新的王冠药会像甘霖一样。
研发竞赛如火如荼,作为产业链的骨干,CRO公司自然处于最前沿。
据报道,无锡药业的子公司虎药和金石药业分别参与了抗流行病药物Ridacive作为CRO和SMO的临床研究。
专家表示,尽管免费服务对公司而言效果不佳,但它可以帮助他们与更多的新王冠治疗候选人一起参加临床试验。
从这个角度来看,Tiger Pharma恰逢其时,于3月在香港公开发行股票。
根据公开信息,杭州虎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药)成立于2004年,于2012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合同研究组织(CRO)致力于为该研究提供全面的临床试验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创始人是叶小平和曹小春,分别持有24.82%和8.75%的股份。
根据业内人士的说法,竞争的药明康德和康龙已经掌握了“ A + H”剑。不用说,老虎药业可以实现对第三家公司的希望。
但是,应考虑一些不确定性。
有钱还是没钱
首先是收集捐款。
根据招股说明书,老虎药业此次预计将筹集约10亿美元,主要用于扩大和提高运营能力或满足海外市场不断增长的需求的能力,以及为潜在的收购或投资提供资金以补充现有投资业务,还贷,雇用技术和科学专业人员,以及营运资金和一般公司用途。
10亿美元的胃口并不小,但Tiger Pharmaceuticals似乎并没有因为自身情况而短缺现金。
数据显示,老虎药业2017年至2019年的总销售额分别为16.83亿元,23亿元和28.03亿元,对应年均增长率29.1%;净利润为3.94亿元,6.55亿元,9.75亿元,年增长率为57.3%。
净收入的增长超过了销售额的增长,Tiger Pharmaceuticals的盈利能力可以说是强劲的。
从毛利率来看,2017年至2019年分别为42.4%,42.7%和46.1%,净利润率为23.4%,28.5%和34.8%,并逐年增加。
就客户数量而言,Tiger Pharma拥有多元化的客户群,并且该群数持续增长,从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1,570、1,788和1,898。
从资金状况来看,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为5.22亿元,6.98亿元和20.07亿元,并在2020年前两个月进一步增加至23.9亿元。
可以看出老虎制药公司有野心勃勃,为什么还要继续向H股收取捐款并要钱呢?
业内人士指出,资本可能是第二优先事项,香港的资本市场高度国际化,境内公司在香港上市可以迅速提高国际声誉,这无疑是对全球化感兴趣的公司的便捷渠道。对于CRO公司而言,如果他们想克服规模经济和销售增长的瓶颈并提高竞争力,就必然会扩大产业链。
但是,一些专家说,泰格药业目前在城外并不光彩。Tiger Medical的优势在于临床CRO,它是整个CRO行业中最大的部分,但这种流行病具有负面影响大多数临床试验是多中心临床试验。如果在武汉存在问题,则产业链将会受到影响,几乎所有目前,该国受批准的临床试验设施受到影响的城市正在受到该流行病的影响,鉴于临床数据的完整性和合规性,这将延长项目期限,并且新药的引入也将大大延迟。时间必须由CRO公司承担,这给现金流带来了风险。
5月6日,Tiger Pharma宣布尚未因流行病而取消任何项目,但作为国内临床CRO总监,Tiger Pharma可能无法从项目延误的角度保护自己。收款并不排除减少捐赠的可能性。现金流量压力和承受风险。
商誉如何与商誉结合?
还有问题。
为了克服瓶颈,近年来,Tiger Pharmaceuticals进行了许多并购。在2014年,Tiger Pharmaceuticals收购了专注于临床前CRO的Fonda Pharmaceuticals,并于2015年收购了专注于学术研究的Beizhi Renzhi,并于2016年收购了杰通·特里(Jietong Terry),后者专注于医疗设备的临床CRO,DreamCIS,韩国和罗马尼亚Opera。其他公司已经初步完成了产业链的布局。
不幸的是,购买,购买,购买增加了商誉的压力。
数据显示,该公司2015年至2019年的商誉从4.7亿元增加到11.58亿元。
另一方面,与大型投资相比,R&D投资有些小气。
2017年至2019年,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4966.7万元,8802.5万元和1.24亿元,相关人员费用分别为4590万元,8160万元和1.15亿元,2019年研发支出占4.43%总销售额中,无锡医药科技同期为4.58%,远低于恒瑞,复星和CSPC等创新巨头。
CRO中文全称“合同研究组织”。顾名思义,将以签署“合同”的形式为制药公司提供研究服务。作为“水销售商”,他后来无法享受巨大的附加值,从而导致毛利率非常低,该业务主要来自提供反馈的制药公司。
数据显示,CRO公司的人事成本比大型制药公司的人事成本低20%至30%,并且研发时间可以节省1 / 3-1 / 4,这种类型的低利润行业需要时间和成本效率是努力工作,努力工作,甚至是好工作。除了灵活的研发机制外,关键竞争力还在于产业链的有效协调和专业研发技能的创造。
如果CRO公司想要做大做强,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使用收购模型来协调效率资源和建立竞争性整个产业链的参考路径。问题在于,只有产业链的形式是灵魂,而相应的成熟完善的创新能力和整合的协调体系才是灵魂。形式和精神都可以真正提高效率并降低成本。
在具有强大竞争和创新能力的CRO路线上,Tiger Pharma的表现显然是短视的和广泛的。
在医疗改革的影响下,随着海外能力的转移和本土创新药物的发展,CRO行业的渗透率继续提高。竞争的加剧和利润率的下降也对研发技能和从业人员的效率提出了新的要求。
中国的CRO行业包括无锡药业,泰格制药,康龙化工,兆彦新药,博吉药业等领先公司。其中,无锡药业,康龙化工在资金支持下均取得并被列为“ A + H”,产业链得到完善和优化,竞争优势得到提升。
医学咨询专家何洪海表示,由于市场需求的增加以及进入市场的公司数量的增加,泰格制药承受着增加成本和分享市场份额的压力,因此可以预见,随着一致性评估等医学改革的不断深入,在非专利药的竞争中,Tiger Pharmaceuticals需要建立大量库存并扩大增量市场,以免在竞争中落伍。
欺诈性丑闻和大风大作不难确定Tiger Pharmaceuticals的外部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实际情况并不乐观。
这也可能是他失灵的重要原因。
在CRO行业的第一个仓库中,Tiger Pharmaceuticals在投资者中需求很高。5月9日,以77.8元/股的价格发行,市值超过583亿元,增幅超过2000%。
但是,这种眉毛浓密,大眼睛的人却暴露于“假”丑闻之中。
根据《 21世纪经济报道》,自查和药物注册申请审查期间出现了来自Tiger Pharmaceuticals的临床数据欺诈案件。
2015年12月7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CFDA)发布了第二批验证公告。TigerPharmaceuticals的子公司Tiger Xiangya有两个列入“黑名单”的项目,即L-苯磺酸铵。氯地平片剂(接受号:CYHS1290126)和可分散在硫辛酸中的片剂(接受号:CXHS1400243)都已在天祥被用作生物样品的分析单位。在资本方面,业绩范围更广。例如,当监管机构出售违规股票时,老虎药业就担心深圳证券交易所。
据悉,现任经理王晓波于2019年3月28日,即公司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日前30天内出售了2,600股股份,折合人民币15.98万元。
真正的控制者和高管也不担心。
在过去的一年中,Tiger屡屡遭受真正的控制者和高管的损失,这使投资者感到难过。
根据蓝鲸财务报告,老虎药业的主要股东从2019年至2020年3月底减少了50倍的持股量,共支付现金18.65亿元人民币,其中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创始人叶小平曹小春为主要角色,共减持36次,共募集资金5.997亿元。
5月9日,曹小春接到另一笔大订单,通过大宗交易减少了所持股份500万股,并支付了3.71亿元。
2019年3月12日,老虎药业的实际控制人曹晓春减持其990,000股股份,占该公司总股本的0.1983%,并支付了超过5,900万元.2019年5月14日,传银公司副总经理Tiger Pharmaceuticals的总经理于2019年减持了17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3499%,约1亿股,于2019年7月10日减少了.Tiger Pharmaceuticals Shi Xiaoli减持了18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占公司总股本的0.2512%,并支付了超过9700万。2020年1月16日,Tiger Pharmaceuticals的副总经理ZHUANYIN减持了368,400股股份。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股价高企,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和高管已经重复持有或减持股份,并且存在估值泡沫,表明股东对公司的业绩改善并没有找到赚钱的方法抱有信心。减少损失。也有可能与流行病的负面影响有关的公众意见。
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对投资者的打击都是必然的。
众所周知,鉴于这一流行病的爆发,今年许多公司的实际控制人,甚至高级管理人员,都已决定增加自己的职位,以抵御这种趋势,以巩固其发展信念,并在国内外建立信任。相比之下,Tiger Pharma的表现非常出色。显示短期收益和近视是不雅观的,并且上述广泛的违规行为可以描述为同一起因。
18亿美元的净资本消失,并挑战了欺诈行为
老虎药并不孤单,还有一些与丑陋的药物相似的未命名药物。
首先来看一下18亿净资产的消失情况,据悉,2019年该不知名集团对上市公司系统基金资产的非经营性占用为5.07亿元,利息为5435.7万元。作为解决方案,威明集团拥有一项资产转让给上市公司的23.23亿元债务,但该资产的合理性存在问题。
因此,自2020年开业以来,未名医学已受到四个关注。
2020年2月20日,未名药业审查并修改了吉林提供的净资产的账面价值,以表明未名医交易不构成重大资产重组。
数据显示,在1月18日的回应公告中,吉林的未披露账面净资产为18.13亿元,但是在2月20日,该数据被修改为1149.34万元。
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两者之间的差额就达到了18亿美元,这引起了公众舆论的质疑,当然也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
威明药业解释说,吉林威明以前曾以公允价值种植森林的林木,但森林的林木是一种消耗性生物资产,没有适当地按公允价值入账,因此将其转换为生物资产的账目。
似乎有一个合理的基础,但也提出了新的问题:未名药业的账面净值不足以偿还债务。
实际上,魏明药业财务数据的混乱情况已经被记录在案。
自2018年以来,威名药业因违反多项业绩表述和修订财务数据等行为而受到监管处罚。财务审计,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存在许多问题。
业绩损失和诉讼损失
当然,在混乱中,性能并没有好得多。2018年,威名药业实现销售收入6.65亿元,比上年下降42.8%;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9757.81万元,比上年下降124.66%。
该公司表示,亏损是由于其全资子公司山东威明天元截至2018年5月8日停产,导致销售和利润下降。截至2018年12月31日,生产尚未恢复。
2019年,未命名药品营业收入约为6.11亿元,同比下降9.39%,公司总资产降至约34.62亿元,同比下降19.5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权益公司约为23.69亿元,同比下降14.26%。
到2020年,下降趋势将保持不变。一季度报告显示,公司实现销售收入101,885,863.74元,同比下降19.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2,820,716.49元,同比增长。
威明药业的大股东威明集团也经常遇到麻烦。
数据显示,近年来威明集团已起诉264起,其中担保人向北京天业嘉义资产管理中心和北京权塘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提供担保的131起案件。
自2018年以来,未名集团已被深圳罗湖区人民法院,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上海青浦区人民法院等四个法院列入不信任个人名单,潘爱华也在7月26日,2018年,由深圳市罗湖区法院和北京市海淀区法院等18个法院进行了顺序判决,以缩小使用说明的范围。
出口,新循环信号
Tiger Medicine和Weiming Medicine易于分类,而且插槽也不乏。
为什么会这样呢?
两者缺乏行业和责任感是造成混乱的原因。
从临床数据的伪造和怀疑两者之间发生的财务数据可以明显看出这一点。新的《证券法》于2020年3月1日生效,大大增加了对违反证券的处罚,特别是处罚违反信件和财务欺诈行为。
非法披露上市公司信息,责成发行人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组织或者隐瞒虚假陈述的有关事项,可以处以六十万元以上,一千万元以下的罚款。1000万元。中介人,包括保荐人,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和财产审计师,均承担连带责任,罚款增加十倍。
在最近的短短一个月里,财务委员会投票了三票,再次强调了合规管理和价值管理的重要性。
标准化,透明,开放,动态和弹性的资本市场正在加速发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完善交易制度,提升价值已成为核心要素。过去,全面盈利为导向和野蛮收割的时代已经过去。核心竞争力支持的增长和抗风险能力已成为价值的新转折点。
这是一个强烈的周期性信号,无论是抗击A + H的虎药公司还是舆论漩涡中的未知药物。
在妥协之下,第一批资金和经济将继续受到关注。